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遵义为什么不服贵阳?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答案

时间:2022-09-19 16:54:03 | 浏览:641

黔北,历来就是贵州汉化最彻底的地方之一。北邻重庆的地缘优势,让遵义人不止是口音,就地域性格和社会氛围,也充满着一种类似重庆敢闯敢拼的江湖气。甚至于,这座三线城市在省外的知名度和认知度上,很可能还高于省会贵阳,提到贵州,有人首先联想起的是遵义

黔北,历来就是贵州汉化最彻底的地方之一。

北邻重庆的地缘优势,让遵义人不止是口音,就地域性格和社会氛围,也充满着一种类似重庆敢闯敢拼的江湖气

甚至于,这座三线城市在省外的知名度和认知度上,很可能还高于省会贵阳,提到贵州,有人首先联想起的是遵义会议。

熟悉贵州的人,可能已经感受到,这几年的遵义,确实让省会贵阳都感到紧迫。

俯瞰遵义城区

与省会一步之遥的第二大城市?

2018年,贵阳市GDP实现3798.45亿元;而遵义的地区生产总值为3000.23亿元,这意味着这座城市首次跨入“三千亿俱乐部”,更值得玩味的,这个数值,和省会贵阳属于同一个量级。

贵阳消费旺盛,得益于第三产业活跃,但遵义的第一、第二产业积淀,同样不可小觑:

第一产业:

遵义的农业堪称全省龙头,2018年第一产业增加值达411.36亿元,是省会贵阳153.10亿元的2倍还多。

第二产业:

如果说贵阳对遵义的农业产值无动于衷,那么遵义的工业崛起,就不得不让其高度重视了,2018年,遵义第二产业增加值达到1374.16亿元,和同期贵阳的1413.67亿元,相差无几。

遵义老城区知名美食街:捞沙巷(当地话读:hàng)

遵义和贵阳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城市和三产

2018年,贵阳第三产业增加值2231.68亿元,比例占到总GDP的一半以上,达到58.8%;

而同期遵义的第三产业增加值为1214.71亿元,比例占到GDP的40.5%。

众所周知,第三产业即服务业对就业人口的容纳力度是最强的,但是在人口的“储备”上,遵义也优势尽显:2018年,遵义年末常住人口达到627.07万人,比贵阳全市年末常住人口488.19万人,多出整整近139万!

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遵义和省会贵阳的差距,堪称“一步之遥”。

不是所有的三线,都是“双核模式”下的三线

托城镇化进程的福,最近这些年,贵州的城市建设多多少少有所成就,但在城市发展进化到更高阶段的空间组织形式——城市群的年代,任何城市都不能再孤立的看待,贵州也不例外。

虽然实现城市群的路径有千万条,但大致可被分为两大类:“四川模式”和“山东模式”。

四川模式因成都“一城独大”而闻名,而山东近90%的地级市都在全国百强之中,以“均衡”“无龙头城市”惹人关注。

稍微有点政经常识的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一个惊人的巧合:前者是“先富带动后富”改开总设计师的家乡,而后者正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孔家教的发源地。

贵州省城镇体系规划(2012~2030)

在《贵州省城镇体系规划(2012~2030)》中,以贵阳、遵义为核心的“双核”格局,虽然有大有小,但贵阳和遵义“两大都市圈”的基本轮廓已然圈定。

贵阳-安顺都市圈以贵阳都市区和安顺中心城市为发展核心。

遵义都市圈以遵义都市区为发展核心。

在谈及遵义都市圈时候,还出现了“重点加强与重庆、四川南部地区重点城镇的产业分工与合作”的表述,这种跨越过省会城市,直接与外省市对接的案例,其实并不多。

可见,在省域空间格局中,未来的遵义,被摆在了和贵阳几乎同一等次的地位。

贵州的“双核”,不同于四川成都,也不同于山东。

贵遵复线扩容工程:楠木渡乌江特大桥

对于西南山地省份而言,有限的资源,更需要得到更高效地利用到刀刃上,四川模式也是被事实和实践予以证明了的成功之路。

对于同处于西南的贵州而言,山东模式的百花齐放,显然并非明智之举,而四川成都的一枝独秀,又可能会令贵州本土社群的保守氛围紧张,选择“双核”,不得不说,更类似于一种折中,但这其中的选择和纠葛,就像是遵义的茅台一样,着实耐人寻味。

虽然省内“提升省会城市首位度”的呼声在不断加强,贵阳也在暗暗发力,但无论如何,对遵义而言,对于拥有茅台的遵义而言,现有的格局显然最有优势。

不是所有的三线城市,都能在省域格局中以“核”为称,遵义,算一个。

新蒲可能只是前奏,大招或许在后头?

目前,遵义新蒲新区的房价,高点可达七八千的单价,而与此同时,贵阳城郊,比如双龙板块,仍有五六千的楼盘尚未售罄。

新蒲,这个位于遵义中心城区东部正县级建制的新区,一度被认为是“贵阳版的观山湖”,如今的地位,在《遵义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 年)(公示稿)》中,更是被提到了与遵义“主城”并列的“双核”。

然而,同样拥有大量待开发土地、且拥有与省会贵阳接壤独特地缘优势的播州,也被纳入了“主城区”的范畴。

遵义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 年)

新蒲在城东,播州在城南,这两个板块,大概率会成为遵义未来的“潜力矿”。

而在播州以南的大山外,提升省会城市首位度的呼声不绝于耳。

近年来,省会贵阳向北的意图也十分明显,不论是同城大道,还是白云、高新、沙文等板块的布局,都可以看得出来,贵阳“北拓”的野心:通过省会城市的向心力,辐射并吸引遵义人口、产业南下。

遵义高铁新城

如果贵阳“北部三县(修文、开阳、息烽)”一旦成势,则遵义的播州的“苏醒”也就指日可待,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新蒲的迅速崛起,可以视为是在打一个时间差:在贵阳“北拓”成势、辐射播州全面“苏醒”之前,尽量成熟和饱和起来,以免未来环省会城市圈的播州,吸走更多的“购买力”。

新蒲,可能只是排头兵;播州,也未必不会成为遵义未来的重头戏。如今新蒲的价位已逼近六七千,那么未来播州的底气从何而来?答案很简单,两个字:人口。

地域认同感对人口的强吸附

在西南版图上,互不服气的“兄弟城市”,除了重庆和成都外,遵义和贵阳之间的“争论”,恐怕省外人少有耳闻,但是在贵州省内,这两座城市之间的“竞争”“对比”,也是小有名气。

不论是从早些年的知名度、还是人口总数,甚至就连茅台产生的GDP份额归属,都曾引起过热议。

2018年西南大区(云贵川渝藏)经济体量top10城市

像遵义这样强势的省内第二大城市,显然并不常见。作为西南非省会城市GDP常年排名前列,力压一众西南地级市(特别是四川省),与广西柳州齐名的遵义,在人口总数上,甚至和省会贵阳形成了“倒挂”现象:即,人口总数比省会城市还多。

贵阳:我是省会

遵义:我人口多

贵阳:我是交通枢纽

遵义:我人口多

贵阳:我人均GDP高

遵义:我人口多

省内其他城市与省会城市人口倒挂并不罕见,但罕见的是,贵州的省会贵阳,在省内的人口总量,排名第二都算不上。排名第一的是毕节(2018年末常住人口668.61万),第二是遵义(2018年末常住人口627.07万),第三才是省会城市贵阳(年末常住人口488.19万)。

无论是从人口体量上,还是从人们对地域的认同感上,遵义的人口优势都显而易见。

虽然近年来从遵义到贵阳打拼的年轻人不少,但不少遵义人骨子里还是对故土的眷念还是很强的,正如“有工作的地方没有家,有家的地方没工作”所描述,如果有得选择的话,还是会有不少人留在遵义。

对于遵义而言,人口储备量并不是问题,更需要关注的,是人口的“城镇化”。

遵义老城区,湘江河穿城而过

2018年,遵义人均GDP为47931元,与贵阳78449元的人均GDP对比,差距甚远。

如果人口的地域认同感足够强大,能将大部分人口“吸附”在当地,在追赶贵阳过程中保持基本体量、不明显外流的话,那么可以说,未来遵义城镇化迸发出来的潜力,的确能让省城贵阳“虎躯一震”。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在同等劳动时间和强度下,有多少年轻人能够拒绝贵阳的高薪报酬而留在遵义?

在贵阳近郊仍有五六千单价“笋盘”可捡的时代,有多少人愿意押注高达六七千的县级新区新蒲呢?

时间和现实会证明一切,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资讯

贵阳扩城设想:安顺并入贵阳、龙里、惠水、贵定、长顺划归贵阳

贵阳市为西南四大城市之一,但是目前贵阳与成都、重庆、昆明三个城市差距还是比较大的,无论是面积人口还是经济,差距甚远,这两年开始提出成渝贵都市圈,那么贵阳应该顺势而为,做大规模,做强经济。贵阳金融城可以提出以下设想:安顺市整体并入贵阳,黔南州

「爽爽贵阳城 暖暖贵阳人」贵阳速度:和时间赛跑 和病毒赛跑

疫情突然来袭,贵阳面对传染性更强、传播速度更快,传播更隐匿的变异毒株,唯有“以快制快”,人员24小时轮班、机器设备24小时运转,才能夺取抗击疫情战斗的胜利。冲锋号响,众多白衣战士立即启程奔赴战“疫”一线,他们是第一棒,也是战胜病毒的关键一棒

遵义这些年经济发展非常快,那么,未来遵义会超过贵阳吗?

这些年,贵州省发展非常快,发展速度经常排在全国前三名。2010年,贵州省GDP为4274亿,排在全国第26名。2020年,贵州省GDP高达17826.56亿,排在全国第20名。十年时间,贵州超过了6个省、市、区。贵阳城市夜景当然,贵州省发展

从安顺平坝到贵阳花果园的“双向奔赴”!直击安顺1万7000份蔬菜大礼包的贵阳爱心之旅

  9月8日下午7时、晚上9时、晚上11时……贵州蔬菜集团的三辆冷藏车满载白菜、土豆、西红柿等蔬菜先后抵达按下“暂停键”的贵阳市,又一股“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拳拳爱心汇聚于此。  这是继9月7日紧急发送一批27000份、约135吨的蔬菜包

贵阳市副市长刘岚:贵阳将重点从四方面努力,坚决迅速“围住、捞干、扑灭”本轮疫情

9月11日下午,贵阳贵安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第十一场)举行。贵阳市副市长刘岚在会上说,贵阳将继续在国家联防联控机制、专家指导组的指导下,继续强化工作统筹、压实工作责任、优化工作机制,分级分类实施精准管控,集中力量重点攻坚,全面切断传

爽爽贵阳城 暖暖贵阳人丨走下“三尺讲台”奔赴抗疫一线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花溪区万科第一小学的教师们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从三尺讲台到抗疫一线,改变的是工作地点,不变的是肩上的责任与担当。“学校按下暂停键后,我们立即对全校老师发起倡议,就地转为志愿者,第一时间到社区、居委会报到,协助

爽爽贵阳城 暖暖贵阳人

疫情期间,在我们的朋友圈里,每天都能看到守望相助、共克时艰的暖心瞬间。这些随手拍下的镜头,传递着力量和温暖。这些刷屏,无声却铿锵有力!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贵阳人朋友圈的记“疫”。往期回顾:资料整理:刘智智 王晴设计:曾婧策划:吴艺舟编辑:吴艺舟

爽爽贵阳城 暖暖贵阳人 | 宅家生活之学习进行时

疫情发生以来有人宅家,开启云上课堂有人与书本作伴,专研阅读有人拿起毛笔,练习书画......精彩的网课瞬间贵阳市第一实验小学的学生们认真在线听课、做笔记、与老师们互动积极回答问题。一个个端正的坐姿,一双双聚精会神的眼睛,都是孩子们认真学习的

爽爽贵阳城 暖暖贵阳人丨 区产投城投公司成立临时党支部 为群众构筑“红色”防疫屏障

9月14日凌晨4点,花溪区产投、城投公司临时党支部的党员志愿者们一起重温一遍入党誓词后,就立即奔赴各自抗疫岗位,带着誓言传递的力量开始了与疫情作战的又一天。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一个支部就是一座堡垒。9月7日凌晨,花溪区产投集团党委在接到上

爽爽贵阳城 暖暖贵阳人丨花溪区保利溪湖小区:志愿服务无怨无悔甘于奉献只为居民安心

连日来,保利溪湖小区居委会、业委会和志愿者们奋战在核酸采集点、物资保供、上门服务工作中,以“不打烊”的志愿服务,为小区居民送上安心放心的居家生活。“疫情发生以来,我们保利溪湖小区全体业主、我们的物业、业委会、居委会全体干部职工全身心投入到新

如何与贵阳唱好“双城记”?遵义市长说要这么干

今年7月,贵州省委要求遵义加快建设省域副中心,与贵阳唱好“双城记”,与贵阳毕节打造“金三角”。遵义具体将如何落实这一部署,实现高质量发展?在8月19日举行的“中国缩影·贵州这十年”主题新闻发布会遵义专场,遵义市委副书记、市长黄伟说,遵义将始

西部强市格局十年变迁:贵阳遵义飞升包头呼和浩特失意

2000年,西部大开发上升至国家战略,西部12个省区市迎来黄金发展期。自2007年起,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速已经连续12年超过东部地区,成绩惊人。西部地区的头部城市,在全国经济版图中的地位明显提升。过去20年,西部十强城市GDP总量占全国的比重

要建新高铁!贵阳至兴义、遵义至铜仁、毕节至六盘水……还有一大波好消息

近日中共贵州省委、贵州省人民政府印发《贵州省推进交通强国建设实施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纲要》指出,加快推进交通强国建设,到2025年,高质量完成交通运输投融资模式创新、智慧交通建设、交通与旅游融合发展、“四好农村路”高质量发展、

遵义会超越贵阳,成为贵州第一大市吗?

前不久,贵州发布了去年的经济数据,2021年贵州全省实现GDP19586亿元,成绩并不算亮丽,而且在全国的排名还比去年下降了2位,位居全国第22位。相比之下,遵义则成为去年贵州经济最大的看点,去年遵义GDP成功突破了4000亿元,达到了41

它叫遵义,十年超赣州衡阳等70城,贵阳压力倍增,茅台有多大贡献

遵义,位于贵州省北部,南临贵阳,北街重庆。这是一座红色名城,著名的“遵义会议”在此召开,被称为“转折之城,会议之都”。遵义会址战国时期,遵义属于夜郎古国管辖,直到西汉废除“夜郎国”之名,改名夜郎县。五代时期,“夜郎县”也被废除,在唐代称之为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天山雪莲花网今日东营西班牙旅游网美丽说团购网广州白云山资讯网舞蹈培训官网今日唐山文玩手串交流网全脑开发教育网新西兰旅游网云浮新闻头条网今日日照舍得酒业A股烧烤音乐节今日滨州
遵义新闻门户网-遵义新闻头条、遵义新闻最新消息、遵义信息港、遵义便民信息网、遵义百姓网、遵义人才网招聘官网、遵义天气预报、遵义人才市场招聘网最新招聘、遵义今日头条新闻。
遵义新闻门户网 77663.cn ©2022-2028版权所有